向龙应台学教育


韩素静

《孩子,你慢慢来》一书,是龙应台站在女性的角度、妈妈的视角给儿子写的成长手记,但看这本书时,我仍然站在教师的角度去阅读和欣赏,并从中吸取了很多教育智慧。

读着龙应台的文字,我又一次重新认识了孩子。我强烈地认识到,每个孩子都有超强的智慧力,带着我们永远无法理解的秘密,安安(龙应台的儿子)超强的、灵活的语言表达就说明了这点。由于安安爸爸、妈妈、老师各有自己的语言系统,所以,耳濡目染的安安竟能灵活地运用三种语言——国语、德语、瑞语来称呼同一个物体,能根据来访客人是西方人还是东方人而说不同的语言,对于安安的这种能力,连妈妈龙应台都在疑惑地说:“好像脑子里有几个按钮,见到不同的人就按不同的钮,绝对不会错乱。小小的人又怎么分辨西方人与东方人呢?”是啊,对于我们成年人来说,学习一门外语是多么艰难啊,但安安呢?他却能灵活掌握,随意应用。


除了这种超强的、灵活的语言表达能力外,安安还有超强的想象力,当他知道了“龙”的形状,他念念不忘的是“龙,好大”,后来,即使到了欧洲他再也见不到“龙”时,但,当他又看到“一条近一百米长的彩带,结在枝骨峥嵘的行道树上,大概是准备迎接圣诞节的彩饰”,安安又大喊起来“龙、龙,妈妈你看……”正当龙应台要给安安强调那是彩条时,恰有一阵风吹来,彩条在风中飘舞,那一刻,连龙应台都疑惑起来:这难道不是龙吗?回到家,安安把自己的车排列成歪歪斜斜的长条,然后郑重地告诉妈妈“龙!”


这就是孩子,带着超强的智慧力和想象力,带着我们永远无法理解的秘密。看着这些文字,我想到了自己的儿子。不到两岁时,儿子就认识了一些简单的字,有一天,我在厨房削茄子,削掉的茄子皮散落在地上,其中有几根杂乱在了一起,对于这些,我当然并没在意,可儿子却忽然说:“妈妈,你看,这是个‘不’字,这是个‘不’字……”仔细看,可不,那几个茄子皮就是巧妙地组成了一个“不”字。还有一次,我们拉着一条线绳玩,玩累了,就随意地把线绳扔在了地上。但儿子看看,又惊喜地对我说:“妈妈,你看,‘风’字,这是个‘风’字。”天,仔细看,线绳散落的就是像个‘风’字。


每个孩子都具有超强的想象力,作为教育者的我们的首要任务就是认识孩子和了解孩子,因为你有一个重大的任务:将宇宙介绍给孩子。在常人意识中,孩子们像白纸,什么都不懂,但殊不知,这张白纸却有着无穷的奥秘,似乎带有神性,带有灵性,具有着无穷的潜能。意识到了这点,教育者就一定要敬畏每一个生命,那个小不点儿,他可是上帝最得意的杰作。敬畏孩子,才是敬畏我们的未来。


龙应台的文字不仅告诉我要认识孩子、了解孩子,她还告诉我,在教育的过程中,教育者要尊重孩子。


真正的尊重,就要允许他说“不”,允许他不完美。当龙应台要求安安把字再重新抄写一遍时,安安理直气壮地回答:“为什么?为什么我要再多写一行,你总是要我写得好,写得漂亮,我只是一个小孩,我没办法写得像你那么好……你总是要我得到两只老鼠三只老鼠,我有时候也要得到一只老鼠,我也有权利得到一只老鼠,就得一只老鼠呀……”(老鼠可能是他们奖励的方式,犹如我们的小红花)是啊,孩子有权利说不,孩子有权利得到一只老鼠,在他仅能得到一只老鼠的时候,我们为什么非要强迫他去得到两只老鼠呢?有时候,缺憾也是一种美丽啊!

龙应台对孩子的尊重还表现在回答孩子的问题时的态度方面。有一次,龙应台和先生因工作和家务发生争执,“咆哮了一阵”后,龙应台生气地坐在草地上。这时,安安走过来,和妈妈肩并肩地坐在一起,问妈妈再想什么,妈妈迟疑了一下回答“在想事情”,安安继续追问“想什么事情”。这个问题难住了龙应台,因为她不知道该怎样对才仅仅两岁半的安安解释清楚“婚姻中的矛盾性”。龙应台就是这样,她“不愿意敷衍着小小的人儿,因为她觉得这不及草高的小小人儿是个独立而庄严的生命,她尊重”。


龙应台的文字还告诉我,教育者要有一定的思考力和甄别力。在陪伴安安成长的过程中,龙应台经常给孩子讲故事,但是,就在她给孩子讲《小红帽》《白雪公主》《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》《水浒传》时,她却敏锐地发现故事中的暴力倾向:野狼要么被开膛破肚,要么被剪开肚皮放进大石头,要么掉到河里淹死;皇后要勒死白雪公主,将毒梳子插进公主的头发,用毒蛇的脚、鼹鼠的眼睛、蛤蟆的尾巴、蜥蜴的翅膀做成剧毒涂在苹果上,让白雪公主吃,这不都是一种暴力宣扬吗?《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》中,强盗被滚烫的热油烫死,这更是暴力;《水浒传》里,鲁智深把金刚的手折断,朱武、陈达、杨春在需要用钱的时候就带着小喽下山要买路钱,宋江杀死婆惜等,这样的人,怎么能是英雄好汉?灰姑娘的幸福就是嫁给一个王子,难道,女孩子的幸福只有嫁给王子这一条途径吗?这,是否价值观上的暴力?……


是的,教育者,一定要有思考力,要有甄别力,面对课本,我们要有自己的思考、自己的判断。切忌人云亦云,惟课本是从,惟教参是从,惟经典是从。


龙应台的教育方法,还让我体会到想让孩子有爱,教育者必须先带头去爱。龙应台教育孩子要爱护生命,有次妈妈带孩子外出,途中给孩子买了蝈蝈,但不一会儿,龙应台就建议孩子把蝈蝈放掉,因为爱并不是占有。但不一会,他们又遇到一位朋友,朋友送给孩子几只蜻蜓,刚开始,孩子爱不释手,但捧在手里里看了一会儿,他们就决定放掉,因为孩子觉得蜻蜓很“可怜”,要还给它们以自由,“真正的爱并不是占有”。
还有一次,当孩子看到一只老鼠被垃圾桶卡住时,孩子以“保姆会弄死老鼠”为理由拒绝找保姆,尽管龙应台非常害怕柔软的东西,但听到孩子的要求,她仍然用手掏出老鼠以解救老鼠,之所以这样做,就是为了保护孩子眼里的那条生命。


这是真正的教育,真正的教育,要求教育者自己先做出示范来。但,平常的日子里,我们能做到吗?课堂上,我们学习遵守交通规则,但是,我们真的能做到一次红灯都不闯吗?走出课堂,我们能把课堂上的语言转化成我们的行动吗?


德国幼稚园的“学习”方式也给了我很大启迪。在那里,孩子唯一的任务就是玩,不需要排队,不需要秩序,不需要规矩,不需要整齐划一地做同一动作。他们像小蜜蜂儿一样,这儿一群那儿一串,玩厌了积木玩拼图,玩厌了拼图玩汽车,他们只有一件事:玩玩玩,他们的特长也是一项:玩玩玩……


我们呢?幼儿园里,我们的孩子不都在要求中规中矩地坐着,整齐划一地学语文或者学数学吗?甚至去厕所,有的幼儿园不也是有统一的规定吗?


孩子的成长,离不开温情教导;孩子的成长,离不开鼓励和理性的思考;孩子的成长,离不开安静、潜移默化的方式教育;孩子的成长,更离不开耐心地等待,是啊,“我愿意等一辈子的时间,让他从从容容地把这个蝴蝶结扎好,用他五岁的手指。孩子,你慢慢来,慢慢来。”